悬疑片《真犯》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5个月前发布 爱聚屋
55 0

悬疑电影《真犯》解说文案 观后感

又名: 真凶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但是今天提到的这部电影

却远比这句话描述的更恐怖

由两个误解引起的谋杀案

竟能让观众对所谓的婚姻震碎三观之外

结局的惊人反转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相信我

如果不看到最后一刻的话

你永远猜不到这部电影的结局

故事开始

在首尔某处的一栋住宅楼里

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

悲惨地死在自己的床上 姿势很是怪异

根据从受害者嘴唇上提取的毛发

警方很快锁定了凶手是一个叫俊成的人

秀妍作为对方的妻子

根本不敢相信丈夫会做这种事

并且死者的老公海镇

和俊成是多年的朋友

所以他也不相信俊成就是真正的凶手

然而 根据警方对他的调查

谋杀当晚 俊成不仅没有不在场证明

更重要的是

他们从受害者嘴唇上提取的毛发

是在那个女人被杀后 才和血液粘连在了一起

所以这意味着

当时的俊成无疑是在案发现场

现在秀妍也可能是他们考察的对象

然后警察单独询问她

这个时候的秀妍还在辩解

丈夫不可能是凶手

但是警察告诉她

这很可能是一起婚外情引发的命案

因为他们发现

俊成手机最后联系的人正是死者

而且他们还得知两人其实在案发前

就已经互传过许多非常有含义的短讯

因此他们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

俊成很有可能是为了想撇清关系而将死者灭口

无法相信的秀妍立即找到了俊成

在她的一番灵魂拷问下

眼看目前只有妻子才能帮到自己

无奈俊成只能如实交代出了当天的事情

原来之前他在接女儿放学时

对女儿同学的妈妈金太太产生了好感

由于两人经常一来二去

因此双方之间的暧昧短信也越发的频繁

但在他们准备进一步加深感情时

却不巧被海镇的妻子撞见

作为俊成曾经的学妹

加上他是自己丈夫的好友

于是对方便赶紧劝诫自己斩断暧昧回归家庭

因此他才会和海镇的妻子有频繁的短信联系

而在案发的当晚

自己之所以会去到对方的家中

是因为他们打算商量该如何彻底结束那段关系

就在秀妍问道在那天晚上

是否还有人知道他曾在死者的家中时

这时俊成突然回想起

当时确实有一名陌生的男人曾来到过门口

但对方不知为何很快便装作没事发生离开

随后俊成恳求妻子就这件事情进行保密

因为一旦被海镇知道

自己找过她妻子的话

那么到时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

都会直接把他当成就是真正的凶手

很显然

现在要想证明丈夫无罪的话

那么海镇的口供就会变得非常重要

虽然此时失去妻子的他

还未能从伤痛中走出

可别无他法的秀妍也只能不断的恳求对方

希望他能在俊成受审的那天出庭作证

秀妍不断利用俊成和他的友谊

以及自己现在的家庭对海镇进行道德绑架

可即使秀妍是如此的万般哀求

理智的海镇在还没找到真正的凶手前

还是坚定的向对方表示了自己的立场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件事情

却彻底改变了他对秀妍的看法

幼儿园老师刚将女孩送回母亲的怀里

旁边的大妈却一把将女孩推倒在了地上

(你从明天起别在幼儿园了知道吗)

(恩熙你还好吗)

(你敢来试试看)

原来因为女孩的父亲

曾试图出轨一名同学的母亲

因此同样作为家长的大妈

便对秀妍展开疯狂的殴打和辱骂

可她被大妈欺负的这一幕

却不小心被准备过马路的海镇尽收眼底

当天晚上

就在海镇为他和俊成的关系进退两难之际

这时他却通过猫眼

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名陌生的男人

从对方惊慌失措且异常的行为来看

海镇顿时感觉到

或许妻子被害的案件并没那么简单

于是他便赶紧查看

当时在案发现场所拍下的照片

而其中的一张照片

让他突然就产生了

俊成或许不是凶手的想法

由于对方和自己是多年好友的关系

因此为了避免尴尬

只要俊成每次要来家中时

自己都会要求妻子

将晾晒架上的衣服收进房内

但这次他却发现

案发当天

妻子只是随便拿了块抹布去盖住衣服

那么这就可能意味着

妻子在被害的那晚

家里应该是有短暂出现过另外一人

为了能尽量了解事发时的情景

海镇便开始在屋内试图还原

妻子当时被害的过程

经过了一番模拟后

海镇很快就将秀妍喊到了自己的家中

接着他向对方说出了自己得出的结论

随后表示自己虽然能够出庭为俊成作证

但前提是在此之前

他要求秀妍必须和他查出

究竟是谁杀害了妻子

没办法 为了让丈夫能被无罪释放

秀妍只能和海镇开始进行了调查

但这天 她在海镇的抽屉里

竟发现了死者的手机

这是警方一直都没有找到的证物

如今又怎么会突然的出现在这里

就在这时

海镇却刚好出现在了背后

被吓了一跳的秀妍瞬间变的惊慌失措

但海镇只是表示

手机内只有一条还未发送的短信

其他的都是妻子和自己的私密照片

因此他才不想将这项证物递交给警方

海镇的一连串反常表现

让秀妍顿时怀疑

他会不会就是杀害自己妻子的真正凶手

可俊成却表示万一他不是的话

那么对方就不会再为自己出庭作证

因此现在无论如何

都还是要配合他的调查

另一边

海镇在下楼去便利店买工具时

老板在得知了他的丧妻之痛后

于是便告诉他

案发当晚

有名可疑的男人来买过一把匕首

根据老板提供的监控视频

两人终于看清了那名男人的长相

而海镇也瞬间想起

对方就是那晚在自己家门口偷窥的男人

随后他将男人的车牌号码记录了下来

隔天一早

海镇向警察透漏出

自己正在调查的对象

可警察却告诫他要对这种行为想清楚才好

因为现在

他们几乎已经掌握了

能将俊成完全定罪的证据

如果这次没能将对方绳之以法

而海镇又找不到真正凶手的话

那么他就很可能会活在一辈子的阴影之中

然而海镇却坚持不信警方目前的调查

见海镇还是如此执着

警察最终也还是将那名偷窥男的地址交给了他

很快海镇就在停车场内发现了对方的身影

接着他二话不说就立即上前

将男人制服了起来

当偷窥男醒来时他才发现

自己已经被海镇绑在了他家的床上

而接下来海镇又会对他实施何等残忍的酷刑呢

男人将杀害妻子的凶手绑到了床上

接着拿出铁锤狠狠向对方的宝贝砸去

面对海镇丧心病狂的残忍酷刑

男人始终不肯交代出

自己当时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家中

由于今天就是好友俊成二审开庭的日子

此时迟迟联系不上海镇的秀妍

开始变的万分焦急

别无他法的她

只好赶紧去到对方的家中

然而她却发现

海镇已经将那名偷窥男绑到了房内

惊慌失措的秀妍第一时间询问海镇

偷窥男是否已经向他交代出了一切

在得知了对方还并未招供后

秀妍便打算释放掉偷窥男

接着让海镇赶紧去到法院出庭作证

可为了能找到杀害妻子的凶手

海镇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偷窥男

因此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放他离开

然而此时的秀妍

却又再用他和俊成多年的友谊

以此来再次试图道德绑架海镇跟自己离开

几乎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的海镇

只好暂时先去到客厅抽根华子进行放松

就在这时

没想到 被绑在床上的偷窥男

却趁机蛊惑秀妍

他表示海镇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自己因为当时目睹了他杀害妻子的过程

因此现在海镇便打算将他灭口

接着偷窥男向她承诺

只要现在放了他

那他就会出庭指证

海镇就是杀害他妻子的凶手

为了能让自己的丈夫被无罪释放

此时的秀妍便不管三七二十一

决定要将偷窥男彻底释放出来

(你现在在做什么阿)

(你是疯了吗)

偷窥男赶紧让秀妍先拿出手机进行报警

但海镇则已经拿起了锤子拼命敲打着房门

(死混蛋 你究竟对她说了什么阿)

在意识到海镇或许会真的杀了自己后

别无他法的偷窥男也只好交代出了一切

原来当晚 他之所以会去到案发现场

正是因为他调查到

自己的妻子似乎与俊成有染

于是他便先一步找到了俊成的位置

当他看见俊成走上了一处居民楼后

他下意识的就认为

这里或许就是他与妻子偷情的地方

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他

便立刻去到超市购买了一把匕首

然而就当他抱着解决掉俊成的决心时

殊不知 她却发现屋内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的太太

于是在经过了那一次的事件后

他开始认为自己应该是误会了妻子

但不久后

他发现妻子在接女儿放学时

却突然遭到了秀妍对她的掌刮

在他的逼问下才得知

原来跟她有过暧昧关系的俊成

被警方突然认定成了杀人凶手

由于妻子的性命受到了威胁

于是他便也决定开始调查当晚的一切

而根据发展到现在的剧情

偷窥男怀疑真正的凶手或许就是秀妍也说不定

因为她也一直在怀疑俊成和别的女人有染

所以她绝对有动机去杀害海镇的妻子

并且从她刚到这里问海镇的第一句话就是

自己到底有没有透漏出什么

秀妍显然很清楚

如果海镇知道俊成的事情后

那么就绝对不可能再会出庭为丈夫辩护

想想她一直以来到现在的居心也非常明显

不管现在有什么证据

她目的就是希望俊成能被无罪释放

因此才会不断用道德来绑架海镇

更离谱的是

当她听到自己可以出庭指证海镇就是凶手时

她竟可以毫不犹豫就决定将自己进行释放

这一系列种种反常的行为

难道还不足以证明秀妍就是凶手嘛

然而此时的秀妍还在不断的辩解

她声称这时偷窥男在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片刻后

接到报案的警察很快也来到了门外

当海镇认为事情已经结束

准备前去开门时

他却突然回想起这段期间发生的一切

从妻子只是简单掩盖衣服的行为

再到妻子受到威胁时并没过激的反抗

还有秀妍在发现他妻子手机时的惊慌表情

海镇便瞬间好像猜到了一切

可当他回头看向秀妍时

没想到对方已经用锤子将偷窥男敲死在了地上

故事来到这里终于水落石出

原来秀妍在案发的当晚

发现丈夫似乎要去会见一名女人

而跟他大吵了一架

当她发现丈夫一脸喜悦的从楼里出来后

气急败坏的她随后便来到了海镇的家中

而她突如起来的到访

顿时让海镇的妻子慌了手脚

并且就在这时

俊成却也突然向她发来短信

秀妍在看到对方一脸慌张的样子后

于是便下意识的更加确定

她就是和自己的丈夫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两人经过了一番拉扯后

此时已经失去理智的秀妍

竟突然将匕首狠狠刺向了对方的腹部

海镇的妻子最终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床上

这时终于反应过来的秀妍后悔不已

接着她在简单处理好现场后

将地上的毛巾扔向了海镇妻子的脸上

而这条毛巾正是俊成几分钟前所用的那条

因此警方这才会从死者的嘴唇上

发现了他的毛发

得知真相后的海镇

根本无法相信发生的一切

但更加令他震碎三观的是

此时的秀妍竟还在表示

这一切全都是他的过错

如果不是他们的出现

她和俊成的家庭就不会如此破败不堪

说罢她开始威胁海镇不要说出真相

但是就在警察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

没想到秀妍在最后时刻

为了让自己和丈夫摆脱困境

她竟还会选择以这种方式来嫁祸海镇

因为锤子被裹在毛巾里

所以上面只有海镇的指纹

海镇也对警察极度失望

无奈之下 决定选择沉默

最后 警方以他怀疑妻子与俊成有染为动机

加上为了将作为目击证人偷窥男灭口的理由

直接把他当成这起命案的真凶

故事的结尾

俊成在车内的一个行李袋中

不仅看到了秀妍那件沾满血迹的毛衣

而且还找到了杀死海镇老婆的匕首

所以俊成得知真相后

是否会将自己的妻子揭发出来呢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