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片《勾当》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8个月前发布 爱聚屋
202 0

爱情《勾当》电影解说文案

 

女大学生白天上学

晚上去夜店接待客人

那天晚上 她已经喝醉了

经理却让她继续陪下一位客人

她一进门就扑向客人

还没开始就吐了对方一身

客人气得破口大骂

一旁的经理不停地道歉

而女孩却已经睡熟了

女孩的名字是智娜

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

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住在一起

哥哥是个赌徒

从不关心智娜的死活

在外面负债累累

智娜除了靠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

还要帮哥哥还债

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为了赚更多的钱

智娜只能被迫从事那种人人唾弃的行业

陪酒小姐

智娜在夜店很有名

但并不是因为出众的外表

而是因为她物美价廉

无论何时

只要给她钱 她就可以陪你喝到死

如果想带她出去

只需要支付适当的报酬

虽然这种行为对女性的伤害不容忽视

然而 不可否认的是

她得到的报酬也非常可观

她相信

只要能熬到大学毕业

所有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这一天 哥哥找到了智娜

嬉皮笑脸地请她帮助自己接待一位客人

而这位客人就是他的债权人

面对哥哥的无赖

智娜早就习惯了

她也很无奈

毕竟哥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哥哥说完顺势拿走了智娜刚刚赚来的钱

智娜强撑着精神

换上校服来到学校上课

白天她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

晚上换件衣服 加上浓妆

又变身KTV里数一数二的陪酒女

这天晚上

她在老鸨的安排下走进一间包厢

里面坐着一个男人【老金】

老金人到中年四处留情

看到青春靓丽奔放开朗的智娜

被迷得七荤八素

而智娜也很开放

只要价格谈妥让她做什么都行

于是这天晚上两人一起来到酒店

潇洒一晚后老金对智娜十分满意

他们互相加了联系方式

每天对着手机屏幕相互传情

而智娜怎么也没想到

这个中年大叔竟然是自己老师的丈夫

静香今年快五十岁了

和丈夫老金结婚多年

也没有生下个一儿半女

这让静香很是焦虑

也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深夜偷看丈夫手机也成为了她的日常

这天晚上

静香照例偷看丈夫的手机

结果看见了他和智娜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

点开女孩的照片一看

这人似乎有点眼熟

第二天来到学校

静香拿出学生的档案和照片一一比对

最终确认那名女孩就是自己的学生智娜

静香气得血压飙升

好在身为老师的她还是相当冷静

没有立刻找丈夫摊牌

而是第一时间找到律师咨询

想要离婚的同时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律师说

如果不能实拍到两个人的亲密照

就不可以诉讼离婚

更不能得到应有的财产

听到这 静香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这天在学校厕所

她刚好遇到了愁眉苦脸的智娜

原来就在前一晚

智娜的哥哥又来KTV找妹妹要钱

就连老鸨都看不下去

嘲笑她哥哥是个没用的孬种

哥哥一听火冒三丈

当场和老鸨对骂起来

于是第二天 可怜的智娜就被辞退了

没有工作也就没有了收入

在得知这些信息后

静香萌生了一个计划

她说自己家里刚好想找一个保姆

如果智娜经济困难可以来她家兼职

智娜刚开始还是想拒绝

可一回到家

看到家里被翻得一片狼籍

不用说又是混子哥哥在外面欠下债务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智娜喘不过气

为了赚钱她只好答应了静香

这个女老师有多会玩

居然把自己的女学生请到家里当保姆

上岗第一天智娜就傻眼了

静香的丈夫竟然是自己的客人

两人对视的瞬间同时愣住

但又很快地恢复正常

为了不被静香发现

二人只能装作不认识

一种奇怪的气氛在三人之间流动

晚上趁着静香在洗澡

老金悄悄来到智娜的房间

质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智娜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她只不过是来老师家里当保姆

谁能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既来之 则安之

他们只能先暂时将就一下

其实静香早就知道他们两人的事

只是装作不知情

如果没有证据

她在离婚后很难得到应有的财产

于是她去外面购买了两个针孔摄像头

准备安装在家里

可刚回到家

就听到了屋内传来两人亲密的声音

屋外的静香气得七窍生烟

忍无可忍的她

直接拿起一个花瓶打碎在地

一声巨响打断了二人

静香的计划依旧在继续

趁着两人不在家

她偷偷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之后又借口说自己有个学术交流会议

拜托智娜好好照顾自己的老公

这俩人还沾沾自喜

完全不知道静香的话外之音

没了静香的日子

两人彻底放飞了自我

智娜甚至直接穿上了静香的衣服

可屏幕这边的静香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原来是自己大意了

摄像头只安在了智娜的房间和客厅

书房和卧室里却什么都没有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

智娜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老金

她从小父母双亡没有人疼爱

又在娱乐会所逢场作戏

小小年纪的她 对待感情完全不抱希望

直到老金出现

虽然年纪是大了点

却很会哄人

对她也很细心

所以她想要当家里真正的女主人

这天静香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刚好撞见一起买菜回来的智娜和老金

两人举止亲昵 表情暧昧

看到这一幕她忍不住调侃

(你们这样看起来很像夫妻)

老金吓了一大跳

可一旁的智娜却是相当得意

直接挽上男人的胳膊

(教授你说真的吗)

(智娜你说什么 我老婆会吃醋的)

看着惺惺作态的丈夫和得意忘形的女学生

静香火冒三丈

但还是竭力压制心中的怒火

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忍

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

而老金也发现最近妻子似乎有些奇怪

他怀疑静香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可转头一想又不太可能

便打消了这个顾虑

这个男人和家里的保姆好上了

两人在家里放飞了自我

殊不知 这一切都是妻子静香的刻意安排

可还没等静香搜集到证据

老金就发现了她安装的摄像头

眼看事情暴露

静香干脆破罐子破摔

直接揭露了老金和智娜的苟且之事

老金恼羞成怒

对着静香狠狠地摔了一巴掌

而静香也不甘示弱

抢圆了巴掌扇回去

夫妻俩大打出手彻底撕破脸

最后还是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智娜得知后高兴不已

如果两人真的离了

她就可以成为家里的女主人

后半生也便衣食无忧

于是她主动向老金表白

(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答案)

(听清楚)

(我死也不离开这里)

一个是青春靓丽美少女

一个是年老色衰黄脸婆

老金选择了前者

他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虽然两人的夫妻关系破裂

但因为房子的归属问题迟迟没有一个定论

静香依旧和他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让成功上位的智娜很是不满

为了给情敌一个教训

她趁着半夜往静香的被窝里塞了一只死猫咪

第二天一觉醒来

静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不用想也知道是智娜的杰作

可不管老金怎么质问

她就是死不承认

这天智娜的赌徒哥哥找到他们家里

他每个月都要找智娜要钱

为了要到钱 他死缠烂打不肯走

智娜拿不出这么多钱

他就大吵大闹誓不罢休

智娜很崩溃

最后没办法只好答应月底给他钱

得到答复后 哥哥才满意离去

留下绝望愤怒的智娜站在原地

而这一幕都被静香看在眼里

突然间她对这个女孩有了一丝怜悯

她告诉智娜

只有摆脱了这个哥哥

她才能真正开始新的生活

智娜已经受够了这种生活

现在好不容易攀上了老金

她可不想因为哥哥的事闹得不愉快

于是智娜彻底黑化了

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到了约定的这天晚上

智娜把哥哥约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然后开着静香的车来赴约

哥哥看到智娜喜出望外

还以为又能捞到不少油水

谁知油水没有 油门倒是踩到底了

智娜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压榨自己多年的男人

眼一闭心一横

直接将他撞倒在地

为了确保哥哥死的干净

她甚至来来回回碾压了好几次

直到对方彻底没了呼吸

智娜努力平静下来

然后飞快驶离现场

第二天警察局打来电话

通知智娜她哥哥死去的消息

并让她去认尸

到了办公室警察告诉智娜

由于事发地太过偏僻

没有监控

所以只能暂时将哥哥的死归于意外

智娜表面不动声色

心里已经欢呼雀跃

而这边静香发现自己的车一片狼籍

车玻璃碎了不说

轮胎上还有不明血迹

她质问前夫老金为什么要偷开她的车出去

老金一脸懵逼 转头找到智娜

得知智娜亲手撞死了自己的哥哥

顿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没想到 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孩

背地里却是个连哥哥都敢杀的恶魔

智娜眼含热泪 委屈巴巴地说

自己走到这一步都是为了和他在一起

老金根本不吃这一套

甩了一巴掌后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

静香从车上的行车记录仪

得知了智娜杀人的事

她以此为要挟让智娜离开老金

离开这个家

谁知对方软硬不吃

还说如果她报警

就会把这件事栽赃给老金

晚上 静香站在警察局外徘徊了许久

最终还是决定放弃

谁知智娜丧心病狂

不依不饶要赶尽杀绝

她偷偷买了毒药

放在静香常服用的镇静剂中

之后又来到书房

当着静香的面和老金做广播体操

看到这一幕的静香气得血压飙升

她也去买了毒药偷偷加在汤里

两个女人竟然不约而同的

想到了下毒的方式

将最毒妇人心体现得淋漓尽致

接下来就是决胜时刻

静香做完这件事

又给自己吃了一个镇定剂

结果没过多久就毒发身亡当场暴毙

这边老金和智娜也都喝了汤

立马感觉不对劲

但是在关键时刻

智娜冲出家门

被在路上玩耍的孩子们呼救

老金和智娜都活了下来

可静香的死并没有换来老金的忏悔

在静香的葬礼上

老金的一个朋友问他

为什么不和智娜结婚

老金冷冷地说

她只是一个陪酒小姐而已

他只是玩玩 不是真爱

其实 智娜一直都是一厢情愿

一直都在幻想

这个男人根本不想和她在一起

智娜真是太纯情太容易上钩了

最后才会变成这样

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

到最后却都是输家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